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社會

這一刻,連淚水都是那么甜

2020-03-31 00:34 大連晚報

  “爸爸我想你!”小女孩流淚了。

  “爸爸我想你!”小女孩流淚了。

  怕媽媽找不到自己,他給媽媽畫了一幅“指示畫”。

  怕媽媽找不到自己,他給媽媽畫了一幅“指示畫”。

  出征了52天,這下總算放心了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 常婷

  

  昨日7點,晨霧還沒有散盡,大連航空第一架包機CA8989準時起飛,它和另外四架包機目的地是武漢,去把第二批、第三批馳援武漢的大連醫護人員,共529人和兩名志愿者接回來!上午9點18分,五架包機順利落地武漢。與此同時,529位白衣天使背上行囊,離開酒店,踏上歸家之路。

  “當太陽不再上升的時候,當地球不再轉動……我還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武漢的街道上,拉著一條接一條的紅色橫幅,上面滿是感謝大連醫護工作者的話,群眾站在橫幅后面,揮手跟大連醫護人員告別。大巴車里,來自大連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的醫護人員們揮舞著手中的五星紅旗,齊聲唱著這首歌。有人拿出手機模仿記者的口吻問同事們的心情,有一位醫生大哥想了一下,大聲說:“高興!”“就是高興?”“就是高興!”旁邊溫柔的女士則說:“不,不,我不能太激動,我會哭出來的,我應該開心,太開心啦,我們要回去啦!”

  在武漢機場,工作人員一絲不茍做著迎接英雄們的準備,他們細心地給鮮花包上漂亮的玻璃紙,扎上蝴蝶結,每一個在疫情期間過生日的醫護人員,機組都將為他們送上鮮花和一塊小蛋糕。

  上午10點20左右,機場的工作人員列隊向英雄們致敬,他們喊出齊齊的口號:“幸得有你,山河無恙!”這樣的場面在機場,恐怕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而在我們大連這邊,該用什么方式、會用什么方式來迎接他們呢?從得知他們回來的消息那一刻起,這個問題不知縈繞在多少人的腦海,家人們、同事們、朋友們、我們大連的老百姓們……

  機場的停機坪里,穿著喜慶服裝的鑼鼓隊列出長長的方陣,就等著英雄們經過的時候用最熱烈的鑼鼓點兒歡迎他們。負責開道的警車、摩托車隊嚴陣以待。在家屬迎接區,則是人頭攢動,在安保人員的提醒下大家都克制地站在防護欄內,可抻長的脖頸、高舉著的條幅、舉過頭頂不停晃動的醫護人員的照片,則訴說著按捺不住的思念和關切。

  張瑩和父親張大祥昨日早晨6點乘高鐵從沈陽趕來大連,為的就是見張宇一面。張瑩是張宇的妹妹,在人群中費力地舉著一個大大的紅色狐貍模樣的毛絨玩具,她說這個玩偶叫做“阿貍”,是她和張宇最喜歡的玩偶。姐姐馳援武漢的那一天,她帶著這個玩偶去機場跟姐姐告別。她和姐姐有一個約定,等她回來的那一天,要帶著“阿貍”去機場接她。這樣,即使離得很遠,張宇遠遠地就可以看到“阿貍”,就知道家人的位置,就可以朝他們揮手了。張宇在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二院工作,只有節假日才能回沈陽老家,張大祥希望女兒隔離期過后可以回沈陽小住幾天,以解家人的思念之情。

  孫鳳珍抱著3歲半的外孫女也來給女兒、女婿接風,她的女兒何雪嬌、女婿趙樹宏都在莊河中心醫院工作,她遠在北京生活。除夕那天小兩口就說要報名馳援武漢,孫鳳珍當即不同意,要去只能去一個,哪能都去?女兒說:“沒有大家哪有小家?”他們二人去武漢之前給她打電話:“媽,如果我倆回不來,孩子就交給你了。”在北京的孫鳳珍當時就摔倒在地。她連忙買票趕來大連照顧孩子。“孩子真懂事兒,平日里不吵著要爸爸媽媽,還說不要總打電話打擾他們休息。聽說爸爸媽媽要回來那天,她開心得在床上蹦了一夜,一遍遍問‘真的嗎?’”孫鳳珍問懷里的外孫女:“哪里想媽媽?”小女孩用手摸著心口。“哪里想爸爸?”她摸摸腦袋。

  “歡迎我們家的小公主尹冬雪凱旋”人群遠處有人舉著這樣一個大牌子,色彩鮮艷,牌子上面還畫著象征回歸的小汽車,夠醒目的。由于馳援武漢的醫護人員回來首先要隔離14天,雖然允許家屬前來機場迎接,可出于安全考慮,他們之間始終需要隔著一段距離,無法近距離接觸。于是像這樣有特色的大牌子、大照片遍布家屬迎接區,還有的父母做了三鮮餡餃子,明知道歸來的孩子吃不到,他們卻說:“是份兒心意。”

  時間越來越近,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呼喚聲也漸漸大起來,下午2點46分,5架包機陸續平安落地大連周水子機場,機場用民航界最高禮遇“過水門”為白衣天使接風“洗塵”。人群沸騰起來,529位英雄回家了!

  “媽媽!媽媽!”

  “爸爸!爸爸!”

  家屬區孩子們一聲聲稚嫩的聲音響起來,其實他們相距還挺遠,他們都穿著統一的服裝,戴統一的帽子,再加上距離,孩子未必能找到自己的爸爸媽媽,爸爸媽媽也難以從熱烈的人群中找到自家的寶貝,可這并不影響一聲聲充滿愛的呼喚。有的人拼命高舉著手中的大牌子,大聲喊著,有的人開始打電話,一邊打一邊用特殊的方式跟對面的醫護人員招手,而拿著手機接電話的醫護人員也用同樣的手勢回應人群中的那個小點,他們就這樣見到了。

  大連第二批醫療隊隊長龔平的女兒舉著親手畫的“爸爸,歡迎回家”標語,在人群中張望著,眼睛一眨不眨地找著父親。她怎么也分辨不出父親在哪里,著急地哭了。在歡迎儀式上,龔平高聲匯報,聽到父親熟悉的聲音,小姑娘又笑了。

  儀式結束后,醫護人員們登上大巴車準備出發趕往金石灘酒店隔離。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一聲“媽”響徹機場,一位結實的小伙子雙手高舉著母親的大照片朝著隊伍一聲一聲喊著,“媽!”“媽!”他雙眼噙滿了淚水,他沒找到媽媽在哪,也許是為了媽媽能聽見,他這么撕心裂肺喊著。家屬區的地上還放著三個大大的花束,是親友打算送給歸來的家人的,可距離太遠沒能送到他們手里。

  沒關系,沒關系,都是一份心意,他們會知道的,我們都知道。

  鑼鼓點兒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警務摩托車整裝列隊以最高禮遇護送24輛載著隊員們的大巴車出發了。從機場一路走來,一直到東快路上,道路兩邊凡是能站人的地方都擠滿了市民,“歡迎英雄凱旋”“歡迎最美逆行勇士”他們拉著大條幅,不停地揮動著手中的五星紅旗,朝大巴車高喊感激的口號。一路上,車笛聲此起彼伏,這些市民自發地用這種方式歡迎529位從武漢凱旋的大連英雄。

  傍晚5點多,隊員大巴車陸續抵達酒店,許多家屬已經早早等在附近。大醫二院楊美子的父親一直看著女兒走進魯能希爾頓度假酒店才離開:“她走了52天,全家就掛掛了52天,這下總算是放心了。剛才電話聽說住得很好,我更高興了。”在發現王國度假酒店,瓦房店第三醫院董云麗下車后,一下子就聽到了親人的聲音,瞬間流淚:“放心吧,我回來了。”大連市口腔醫院赫佳的媽媽說:“女兒之前就瘦,遠遠看一眼,發現更瘦了,希望這幾天好好補補。今晚我們娘倆都能睡個好覺了!”

  目送著新時代最可愛的人走進酒店,直到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久久也不愿意離去。

  口罩太厚重

  “見面”不見“面”

  文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萬恒

  圖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張瑜

  在529名大連白衣勇士的凱旋接機現場,凱旋的醫護人員和家屬之間隔著一道50米的隔離區。隔著這50米,分別五十天的親人,互相揮舞手臂,呼喊著對方的名字。

  但是現場人太多了,口罩太厚重了,很少有人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親人。他們只能把手中寫著親人名字、印有親人笑臉的標志牌盡可能舉高一點、再舉高一點。這一刻,每個名字,每張面孔,都是英雄。

  這些高舉標志牌的,不少是一臉稚氣的孩子。3月30日這個凱旋日,已經和爸爸媽媽分別50天的孩子們,在機場和父母繼續“隔空喊話”,淚眼相望。雖然沒能和爸爸媽媽真正“見面”,但孩子們覺得,爸爸媽媽是英雄,是最棒的!

  “我相信媽媽肯定看到我了!”

  “你問我回大連之后最希望的事?肯定是早點看到兒子!”在雷神山上最后一個夜班前,林嵐這樣告訴丈夫李仁軍。

  6歲的李皓軒是林嵐的“心頭肉”。50多個日日夜夜過去,林嵐說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帶著兒子一起吃頓娘倆都愛吃的水煮魚。雷神山的最后一個夜班,她在即將清空的病房里舉起自己手寫的心里話:李皓軒,媽媽想你!

  6歲的小皓軒同樣很想媽媽。怕媽媽在人群里找不到自己,他讓爸爸找來了硬紙板,一筆一畫地給媽媽畫了一幅“指示畫”。他專門用記號筆寫上了這樣一行字:媽媽,李皓軒大兒子在這里!

  來接機的人太多了,小皓軒好不容易才在爸爸的“護航”下擠到最前排。等了半個多小時,他一直高高舉著自己的“指示畫”。下午2點46分,隨著5架包機陸續平安落地,529名白衣勇士魚貫而出。小皓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聲喊起來:媽媽,我在這里!

  對面有很多人在揮手致意,小皓軒也分辨不出哪個才是媽媽。但他一直堅持舉著指示畫直到所有醫護人員登車離開。“我相信媽媽肯定看到我了!”

  帶來海鮮餡兒餃子卻沒找到爸爸

  小皓軒的旁邊,5歲的小姑娘小玉和爸爸一起來接媽媽。她的媽媽是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二院的一名護士。小姑娘說,媽媽正月十五沒陪自己吃元宵就出征了。“當時我很想媽媽,可是我沒哭!”小玉說自己今天也不會掉眼淚。

  但是孩子的“諾言”沒能兌現——當接機儀式結束,援漢醫護人員們準備登上大巴車時,孩子還沒有在人群中認出媽媽,她著急了,大哭起來:“媽媽我愛你,媽媽你在哪?”

  50米外的隔離區那頭,沒有應答,一雙雙淚眼閃過。

  7歲的小傳旭抱著一盒海鮮餡兒的餃子在等待爸爸。小傳旭的爸爸是大醫附屬二院ICU護士長劉子龍。“爸爸最喜歡吃海鮮餡兒的餃子,這是我幫媽媽一起包的,不知道餃子能不能送到爸爸手里。”小傳旭說。

  可是眼看儀式結束,小傳旭和媽媽還是沒能在人群中找到爸爸的身影。母子倆都流淚了。于是媽媽撥通了爸爸的電話,小傳旭在電話里大喊:爸爸我想你啦!電話那頭的劉子龍有點哽咽:兒子,14天后再見!

  “隔離期結束后,我要好好抱抱兒子!”

  受現場條件的制約,更多的凱旋勇士,只能在視頻里和年幼的孩子們“重逢”。

  10歲的小浩煒的爸爸是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一院醫生馬曉光,孩子本來想和媽媽一起去機場接爸爸,但是爸爸擔心孩子的身體沒同意。小浩煒畫了一幅爸爸的肖像,準備作為迎接爸爸回家的“禮物”。小浩煒的媽媽說,這是兒子用了一整個晚上,對照著爸爸從武漢發回的照片,一筆筆描畫出來的。馬曉光落地大連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妻子接通視頻,對兒子說聲:老爸回家啦!

  登上大巴車的大連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醫生楊帆則一直在盯著手機視頻里的兒子。元宵節當晚他出發時,兒子才剛滿月,現在孩子已經快過百歲了。“兒子別著急,爸爸就快回家了!”楊帆說,雖然孩子對自己的呼喚沒啥實質性的回應,但他還是忍不住開心。“等14天隔離期結束了,我要好好抱抱兒子!”

城市活動More

  • NEW
  • 全城點亮致敬LED屏幕前年過八旬老兩口才知道孩子身在武漢前線。
  • HOT大連版老人兒童通行證來了
  • 與家屬或監護人共同出行的老人、兒童,可由家屬或監護人出示“個人健康碼”后出行,無陪伴老人、兒童,可持“疫情期間通行證”出行。
  • 22條舉措確保春耕生產
  • 市農業農村局印發《大連市春耕生產工作指南》,從七大方面,以22條具體舉措,全力指導全市不失時機抓好春季農業生產工作。
海南七星彩论坛 马耳他幸运飞艇是否合法 安徽快三预测大神吧 福彩七乐彩杀号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13258期全国联网排列5 河南快3实体店微信 七星彩预测最准号码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排列五带连线专业走势图南方版 个股股票行情查询 手机彩票分析论坛 股票配资成功多吗 最准确的彩票预测 个人股票配资爆仓 海南环岛彩票 股票涨跌幅20%